http://www.shchiswear.com/

沙漠蝗群规模在6月或激增至500倍 有侵入中国风险

2月28日,德宏州农业农村局组织植保工作人员开展沙漠蝗虫宏观调查。德宏州农业农村局供图

新华社昆明3月9日电 位于中国西南和西北边陲的云南、西藏、新疆三省区正积极采取措施,加强沙漠蝗防控。

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判断,此次始于非洲的沙漠蝗灾,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,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长至当前的500倍。目前,沙漠蝗已从东非蔓延至印度和巴基斯坦,经专家研判,如果气候条件适宜,此次发生的沙漠蝗存在从巴基斯坦和印度侵入西藏,或经缅甸侵入云南、经哈萨克斯坦侵入新疆的风险。

中国林业和草原局近日下发通知要求,各地要加强监测监控,及时掌握沙漠蝗的国际国内灾情动态,并完善应急预案,努力构建草原蝗灾防控工作的长效机制。

据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介绍,云南将布设110个至120个沙漠蝗监测点,启动沙漠蝗监测,构建“天空地”一体化、点线面相结合的监测预报网络,严防沙漠蝗侵入、定殖和向国内其他区域扩散,保障生态安全。

云南省林草局草原监督管理站站长尹俊说,这些沙漠蝗监测点重点布设在滇西南、滇西北、滇南等边境地区,目前相关工作正在开展。

云南省农业农村厅已组织多次会商,制定了沙漠蝗应急防控预案、防控防治技术方案,云南省植保植检站要求开展沙漠蝗虫监测,注重沙漠害虫识别和防治技术。

2月28日,德宏州农业农村局组织植保工作人员开展沙漠蝗虫宏观调查。德宏州农业农村局供图

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位于中缅边境地区,该州农业农村局近日组织植保工作人员,深入各乡镇生产一线,对玉米、油菜、马铃薯、烤烟等作物开展沙漠蝗虫宏观调查,共实施完成365个田块调查,调查面积2500亩左右。目前,德宏州尚未发现沙漠蝗等蝗虫危害发生。

新疆治蝗灭鼠指挥部办公室提供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9年,新疆草原虫害年均危害面积3000余万亩,年均防治面积1500余万亩。

新疆治蝗专家预测,2020年新疆草原虫害仍属偏重发生,主要优势种为意大利蝗、西伯利亚蝗、红胫戟纹蝗等。此间,南疆地区大面积发生的可能性较小,但由于新疆边境线长,与8个国家接壤,存在迁飞性蝗虫从国外迁飞入境的风险。

针对蝗虫迁飞入境风险,新疆已加强监测和防范,持续开展3S技术和地面监测相融合,提高监测的覆盖率和科技水平,并对重点区域和边境地区,实时预警害虫迁飞动态,及时发布监测预警信息。

与此同时,新疆正积极做好组织动员、机械维修、药剂采购、飞机调度、技术培训等防治准备工作,积极推进专业化防治队伍建设,扩大专业化防治覆盖面,实现跨地作业,跨区作业,切实提高防治效果、效益和效率。

“日喀则市现有草原草场质量差,牧草低矮,一旦沙漠蝗大规模飞迁入境,可能对畜牧业生产产生较大影响。”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林草局草原站站长拉巴顿珠说,日喀则市已成立应急领导小组,制定了应急工作预案,在边境县安排专人负责、专人巡逻,加强口岸和境外蝗情监测。

日喀则市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丁峰介绍,各县区已实行日观察制度,重点关注通外山口、沟谷情况,制定防范预案,并及时准备好防蝗灾药物等物资储备。

2月28日,德宏州农业农村局组织植保工作人员开展沙漠蝗虫宏观调查。德宏州农业农村局供图

阿里地区农业农村局局长次仁贡布说,阿里地区春耕生产从4月底开始持续到5月中旬,农业部门将与林草部门积极沟通协调,密切关注境外蝗灾趋势。

次仁贡布表示,由于受高山自然阻隔,阿里地区近20年未发生过境外输入蝗灾的情况,雪山、冰川等低温环境也不利于蝗虫大规模迁移和生存。

“近年来,受全球气候变暖影响,西藏发生蝗灾的风险不断增大。”西藏自治区农科院院长尼玛扎西说,蝗灾发生有“大年小年”的规律,建议对于蝗情不可掉以轻心,提早做好防范。(记者 姚兵、白少波、关俏俏、杨静、赵珮然)

责编:陈亚楠